2016年4月

什么是标配,昨天听一个表妹在说这个词语,后来得知说什么这个词语是描述当代男青年条件的一个词语,当然无非就是要有车有房之类的,才能找到好的对象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今天已经是周二了,简单的记录下这两天的同学聚会。前天是周日,郑伟一大早就给我发QQ信息说他那天要回来玩,说是中午差不多到,事实证明这只是一种美好的夙愿,不是说没这么早的车,是他起不来,嘘,这是秘密!<!--more-->在春梅家吃过中午饭玩了一会就出发去沙坪坝了,到了三峡广场彭华刚还在学校的,还没过来,说一会就到。郑伟在找了个宾馆放东西,我问了他地址,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他的宾馆,那天下着小雨,鞋子都给我弄湿了。我到了郑伟那一会彭华刚就打电话过来了,说就在我们宾馆楼下,收拾了一下便下去了。这次聚会见到了彭华刚的第X任女朋友,为什么用x呢,因为难得去统计这是第几个了。这个是成熟型,后来才知道是87年的,快奔三的姐姐了,湖北襄樊人,在新桥医院做财务。后来我们去吃饭了,去吃饭的时候那里刚好有婚礼宴席,机智的我们决定去滥竽充数假装是宾客混吃,当然,这是玩笑啦。吃饭后去另外个地方坐了一下,买了副牌,彭华刚临时教了我们玩干瞪眼,过程不想提了,结果也不想提,因为结果是我输了90多。时间差不多了,我和郑伟回宾馆睡觉了,彭华刚和她女朋友回去了。晚上的时候郑伟给杨波打了个电话,他们决定去学校转一下。第二天我一早起来就出发了,我们决定做大巴过去,因为轻轨太绕了,还要换乘几次。这里不得不提及下在大巴车上的时候我的肚子调皮——想拉肚子,上车不久就开始的,基本上全程都是“忍”着过来的,幸好都是那种不是特别严重的痛,要不然我可能半路就要下车。到了学校门口我们去找了一家宾馆放东西,我也就在那里解决了人生之急,舒坦!我们放下东西就去学校找杨波了,大门进去绕道四运最终在樟树林遇到了他,几年没见了,没什么变化。后来我们三个一起转了下学校,中午在美食城吃的饭。下午逛了下校史馆、寝室园区和图书馆,最后在图书馆聊了一下午。快到晚上的时候打电话给邢城斌和武明明,叫他们出来一起吃饭。很巧的是娜老师刚好有事找武明明,所以我们几个加上娜老师一起吃了晚饭,吃的是烧烤,我们随意聊了很多因为娜老师差不多是毕业后第一次见到我们,所以关切地问了我们很多关于工作的事情以及别的同学的情况。娜日苏老师说她这一届带的也是动科,她表示很不解的说他们这届男生很变态,我们都很惊讶地问怎么个变态法,“太爱学习了!”娜日苏老师道。男生居然爱学习,真是变态饭后我们逛了下学校,也不是逛学校,其实就是陪娜老师回实验室拿东西,拿了东西出来,在轻轨站的时候,大家分道扬镳了,杨波回观音桥了,娜老师和武明明回住处,邢成斌也回去了, 当然,我和郑伟也回旅馆了,第二天他还要回达州。同学聚会结束!668909451.jpg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这两天朋友圈和QQ空间里面同学们转发的都是校庆的消息,办学110年和组建10周年校庆,校庆终于在今天拉开帷幕了,看同学们发的朋友圈似乎很多我们学院毕业的师兄师姐们都回来了,看了一下,应该都是混得不错的回来了,当然还有个重量级的校友——袁隆平,也回来了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In Ohio's presidential primary recently, 17-year-olds were permitted to vote.
一般来说primary的意思是“首要的”、“第一的”、“初级的”、“原始的”,这里的意思是“候选人提拔会”,比较特殊吧!